手机访问 m.ttdu8.com

故事会-大丰彩票官网平台-大丰彩票网

当前位置: 大丰彩票网 > 故事汇 > 故事会 > 让良心说话

让良心说话

时间:2018-08-10来源:故事会 大丰彩票: 张国心

王老汉八十多岁了,耳不聋,眼不花,腰板溜直,身板硬朗得很。

那一年,王老汉的老伴得了重病,为了治病,他以两分利的年息从本村李麻子那儿借了1000元钱,可钱花了,病却没治好,老伴还是先他一步走了。第二年,王老汉起早贪黑地上山割草药,把卖草药的钱一个子儿、一个子儿地积攒起来,凑足了钱,连本带利还给了李麻子。

可那天还钱是在半道上,旁边还有本村的几个人,李麻子说:“借据没在身上。”王老汉当时没太在意,说:“你回去把借据撕了不就行了?反正我是不欠你的了。”

这事一晃过去了五年。

这天,李麻子来找王老汉,说:“老爷子,这几天我手气不好,输了不少钱,你看,你借我的钱能不能还我?”

王老汉一听,脸急得刷白:“我借你的钱不是早还你了吗?”

李麻子眼睛瞪得溜圆:“胡说,你什么时候还我了呀?老爷子,天地良心,你可不能借了钱赖账哪!借据都还在我这儿哩!你当初借了1000元,说好两分利的年息,零头我也不算了,连本带利2000元,我给你五天时间,到时候你不还,我就上法庭告你!”说完,李麻子怒气冲冲地走了。

王老汉活了一大把年纪,各种各样的人见过不少,可还真没遇上像李麻子这样不讲信用的无赖,他气得浑身直哆嗦。幸好当时还钱的时候旁边还有人在,他决定去找当年那些“目击者”,请他们出来为自己作证。

可让王老汉非常失望和伤心的是,当年在场的那几个人不是找不到,而是找到他们之后,一听说这事,不知是怕得罪李麻子,还是事先已经被李麻子买通了,说话全都支支吾吾的,都说“已经忘了,记不清楚了”,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替王老汉说句公道话。

王老汉一跺脚,干脆也吞下秤砣铁了心:“反正我已经把钱还了,问心无愧,他李麻子愿上哪告就上哪告去!”

五天过去了,李麻子见王老汉没有还钱的意思,真的登门要钱来了。他换了一副笑面孔,对王老汉说:“老爷子,上次是我态度不好,是我不对。这样吧,都是乡里乡亲的,利息我也不要了,光把本钱还我就行了,你看怎么样?”

王老汉指着李麻子破口大骂:“小兔崽子,你给我滚!我活了一大把年纪,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样的无赖!”

“那咱们法庭上见!”

“哪见都行!”

于是,李麻子就仗着自己手里有那张当初该撕而没有撕掉的借据,果真就把王老汉告上了法庭。

谁都知道,法院判决的依据是证据,现在借钱的证据在李麻子的手里攥着,而王老汉却拿不出自己已经还钱的证据,形势显然对王老汉十分不利。

庭长对王老汉说:“被告,你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已经把钱还给了原告,法庭将判你败诉。”

王老汉问:“败诉会怎么样?”

庭长告诉他:“败诉,你就得还原告的钱。”

王老汉脖子一挺:“我要是不还呢?”

庭长严肃地说:“被告,请你注意,这是法庭。法庭一旦作出判决,就具有法律效力,你就要履行法律责任,否则就是抗法,我们将会强制执行。”

王老汉一听,脸涨得红红的,他颤抖着手,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布小包,剥去一层又一层,最后,从里面拿出一张巴掌大小、旧得发黄的草纸来。他激动地对庭长说:“法官同志,要这么说,我这张借据是不是也能找人还呢?”

庭长接过这张黄草纸一看,惊诧万分。他审过无数的案子,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证据!只见上面这样写着:

借据

今借到王德昌老板大洋两百块,年息捌厘,期限壹年。

借款人: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二师第三团团长赵大胜

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十八日

借据的右下方,还有一方方形的章印。

庭长抬起头来,语调有些变了:“这是……”

王老汉说:“这是当年这个叫赵大胜的团长留给我父亲的,王德昌就是我的父亲。法官同志,你说,我今天能拿着这张借据向政府要账吗?”

庭长惊呆了,沉吟着,用职业法官的口吻对王老汉说:“只要这张借据是真的,政府一定会如数把这笔钱连本带利还给你!”

“多少呢?”

“可不少,有几十万吧。”

一旁的李麻子禁不住惊叫了一声:“妈呀,这么多啊?”

“可是,我不能要。”王老汉语气显得非常沉重,“法官同志,能允许让我把这事儿说一下吗?”

庭长点点头:“请说吧!”

王老汉于是就缓缓地向大家诉说起了这样一件往事……

那是在王老汉父亲去世的时候,王老汉在整理父亲遗物时发现了这张借据,那一年是民国二十七年,也就是在赵团长写下这张借据的第二年。当时,抗联部队生活在深山密林里,条件非常艰苦,王老汉手里捏着借据,但压根儿没指望能把这钱收回来。那年冬天,雪特别大,天特别冷,他清清楚楚地记得,那天是腊月二十三,半夜时候,他被几下沉闷的敲门声惊醒,一开房门,一个几乎冻僵了的人扑进门来,倒在他的怀里,那人气息已经很微弱了,问他:“你……你是王德昌老……老板吗?”声音很轻,但咬字很清楚。

王老汉回答说:“家父已经去世,我是他的儿子。”来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,他硬撑着,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,交给王老汉,说:“路上遇到敌人,耽误时间了,这……这是赵团长让我送……送来还……”话没说完,他就昏死过去,再也没有醒来。

王老汉懂一点医道,他发现那人身上并没有伤口,就怀疑是饿的。后来,在来人的衣服口袋里,王老汉看到了几块硬得简直无法啃咽的树皮,而打开那个布袋,里面却装着216块大洋,那正是借据上的数,连本带利,一分不少。王老汉顿时眼泪“哗哗”地流:这个抗联战士啊,他只要从口袋里拿一块大洋,就可以换来吃的,他就不会饿死!

这么多年过去了,如今在法庭上,一说到这个故事,王老汉还是止不住地落泪,他哽咽着说:“这张借据上的钱我早已拿到了,我留着这张借据,不是为了以后什么时候再拿它向谁讨要,而是为了纪念那个不知姓名的抗联战士。人,要有良心,要讲信用,要不,还叫什么人呢?”

法庭上,所有的人都被王老汉的故事感动了。

好久好久,庭长言归正传:“原告,被告,你们是否同意庭外调解?”

没等王老汉说话,李麻子抢着开了口:“老爷子,我撤诉还不行吗?”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eyesmilk.com/gushihui/2015/27321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