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ttdu8.com

故事会-大丰彩票官网平台-大丰彩票网

当前位置: 大丰彩票网 > 情感故事会 > 世上没有什么绝对,只有我和你是绝配

世上没有什么绝对,只有我和你是绝配

时间:2018-07-30来源:网络 大丰彩票: 钟意你

01

大学毕业之后我在武汉实习,因为贫穷只能跟人合租,我在各大租房论坛寻寻觅觅了很多天,终于找到一间性价比最高的次卧。

卧室通风采光极好,房子的地理位置也很合适。唯一让我犹豫不决的是另一个租客是个男生,我看了眼银行卡余额,咬咬牙还是和房东签了合同。

我的合租对象叫周南北,是个插画师,业余时间喜欢做一些地球人看不懂的手工作品。他不用去公司,在家接活,画完交稿。

“像他们这些搞艺术的,眼光肯定贼高,对我这种平平无奇的路人肯定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。”这样安慰着自己,我开始了合租生活。

我和周南北的接触仅限于在客厅碰到之后打个招呼。他十分绅士,每晚我洗漱的期间,他绝对不出卧室门。我上班朝九晚不定,他一声不吭地承担了公共区域的卫生。我有夜盲症,在几次磕磕碰碰摔跤之后,周南北会替晚归的我留一盏灯。

在我眼中,周南北就是朵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岭之花。

一个多月后我和周南北之间的关系取得突破性进展,这要感谢那个快递员,他拒绝把货送到公司,也拒绝寄存在楼下超市,一定要我当场签收。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给周南北打电话。

“那个……不好意思,能不能麻烦你开门帮我签收个快递?”

“嗯。”

这一声明显还没睡醒的轻哼,听得我当时就头皮发麻,祈祷周南北没有起床气。

“签了,还有别的事情吗?”

“没…没了,谢谢你。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。”

02

那天我难得准点下班,回家的路上我买了些食材,准备自己做饭。

我端着盘子在周南北工作间门口几度徘徊,敲门的手举起又放下。正当我深吸一口气准备敲门之际,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拉开。

对上周南北那双好看的桃花眼,我的语言组织系统又被打乱。我结结巴巴地问他要不要吃饭,当作是帮我拿快递的感谢。

周南北没有一丝丝犹豫,伸手接过盘子,和我一起坐在客厅吃饭。混熟之后周南北告诉我,那天他早就闻到香味,也听到我在他门口的脚步声,结果等了半天我也不敲门,急得他只能自己开门。

饭后周南北主动洗碗,我俩第一次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“以后我帮你签收快递,你要是做饭顺便也给我做一份行吗,菜钱我出。”周南北眼巴巴地看着我,我没法拒绝他。

原本无所事事昏睡一整天的周末,成了我最忙的时候,我和周南北会一大早去菜市场买新鲜又便宜的蔬菜肉类,回家做五六个菜,吃完轮流洗碗。自从知道我会烘焙之后,周南北还买了一个烤箱。

他教我雕刻,带我玩儿布艺,晚上去散步,我们就沿着江滩一直走,一起被风吹成傻子。

03

八月底小区附近开始修路,到处被挖的坑坑洼洼,有些地方还没有路灯。周南北在一个下雨的晚上带着伞出现在地铁出站口。

他自然地牵起我的手,提醒我应该大踏步还是往左拐。虽然我视线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,但是我清晰地感觉到周南北手心传来的温度,莫名的心安。

周南北开始每天晚上接我下班,不管天有没有黑,他都在出站口等我。

“今天加班,估计九点才能到家。哭唧唧。”眼看下班无望,我掏出手机给周南北发消息。

“小苏是在和男朋友发消息吗?”对面相熟的同事笑着打趣,我猛然抬头手机差点掉地上。

“不是,是和朋友聊微信啦。”

“我不信,就算不是男朋友也快是了,你可从来没有用那么温柔又撒娇的眼神看过我。”

好不容易从八卦中抽身,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我和周南北,似乎干着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事情,可我们从来没有确认过关系。

他应该是喜欢我的吧,不然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,可是他能喜欢我啥呢,我勉勉强强也只能得到个清秀可爱的评价,身型也不够高挑。难道说,他发现了我的内在美?还是,我只是他排解无聊的对象?换个人他也会这样?

一路上我都心神不宁,设想了无数种可能,以至于我走到出站口连台阶都没注意,一脚踏空摔了下去,就在我闭上眼睛认命地准备和大地亲密接触之际,我被人稳稳地抱在了怀里。

“怎么回事,工作太累了吗?路都不看。”

周南北的桃花眼平日自带笑意,此时却满是担忧和责备。我想他是喜欢我的吧,可我不愿意捅破窗户纸,就这样吧,就这样暧昧着谁也不说透。

04

我恋爱的小心思还没荡漾多久,生活就给了我另一个重击。在我即将转正的前几天,我被无缘无故地辞退,我没有任何过失,保质保量完成所有任务,可公司还是以不合适为理由辞退了我。

我几经周折向老员工打听,一个小姐姐才告诉我实情。这是公司一贯的套路,每年招大量实习生,最后留下的几乎没有,公司纯粹把我们当廉价劳动力。

我委屈又不服,回家之后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哭了出来。我很久没有回过家,每天认真工作,即使碰到加班也只是对周南北小小地抱怨一下,这一瞬间我特别想我妈妈。

周南北敲门进来,他把我从被子里捞起来坐好,他耐心地听完我的哭述,陪着我义愤填膺地诅咒公司早日破产倒闭。听着他一本正经地瞎说,我的心情也慢慢好了起来。

“好了不哭了,骂完心情好点没,你睡一觉,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。明天我们就去申请劳动仲裁,他们欺负你,我不同意。”

第二天一大早,周南北就拉着我去了仲裁委,我一脸迷茫地跟着他排号取表。工作人员问我是想案前调解还是直接开庭,我下意识地扭头看向周南北。

“您好,我们选择直接开庭。”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eyesmilk.com/qinggan/27273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