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ttdu8.com

故事会-大丰彩票官网平台-大丰彩票网

当前位置: 大丰彩票网 > 侦探悬疑 > 祸 从 口 出

祸 从 口 出

时间:2018-08-02来源:网络 大丰彩票: 武歆

1.起因

贺庆生说许和华的坏话还不到一个小时,许和华就知道了。康定在电话里对许和华说:贺庆生怎么能在背地里讲你?唉,都是朋友,按理说我不该传话,可咱的关系要比他近,我觉得要是不告诉你,就不够朋友。许和华说:你别绕圈子,快说吧,贺慶生讲我什么了?康定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,紧一声慢一声,像是要窒息一样。许和华听得断断续续,有些听不下去了,他打断康定:好了好了,你别再说了,和贺庆生这么多年的朋友,他就是说我坏话了,我也不会在意的。

许和华撂下电话,想起了贺庆生,似乎他正从远处走过来,似笑非笑地站在面前。刚开始许和华还是平静的,可越想越庞杂,终于狠狠地骂了一句。

一连两天,许和华闷闷不乐,心脏疼。他最后还是没有忍住,拿出电话本,拨通了电话,而且是一路狂拨下去。

老鬼是第一个被许和华用电话叫出来的人。许和华对老鬼说:贺庆生在背后讲我坏话,他怎么能这样做?我可是没有一点对不起他的地方。

老鬼问:说什么了?

许和华愣了一下,他也不知道贺庆生说他什么了,他把老鬼叫出来,就是想向老鬼撒一下心里的闷气。许和华倾诉起来:他贺庆生说的那些话,我不想再提了,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背后讲我的坏话,你说好朋友间能那么做吗?

老鬼说:当然不应该啦,好朋友就更不应该啊!

许和华接着讲:贺庆生真是个小人!竟然在背后讲我的坏话。我对他够不够朋友?他求我帮忙的事,我哪件事推托过?

老鬼向前探着身子,两只眼睛钟摆一样,随着许和华的讲话,认真地摆动。

许和华嘴角泛起白沫儿,继续愤怒地说:就说炒股那件事吧。他拍着胸脯说他保证能赚,天天找我,最后我实在被他缠得不行了,就把钱给了他。他把钱拿走了,就再也不找我了。后来,他总算主动给我来电话了,就两个字,赔了。也就是贺庆生能做得出这样的事来。这事你们还记得吧?

老鬼点上一支烟,认真地说:怎么会不记得,光听你说,就有三十遍了吧。

许和华的心脏又有了抽搐的感觉,他强制自己平静下来,但没有成功,他瞪着老鬼,说道:他其实以前就已经……”

许和华想起了妻子小朱,想起贺庆生和小朱曾经失踪的那两个月。他的心脏痛得更厉害了。许和华就像酒后要呕吐一样,想要讲述贺庆生、小朱和他三人之间这段故事的欲望一个劲儿地向上喷涌。其实老鬼知道许和华想要说什么,那点事大家都心知肚明。许和华每次喝多了酒,都要提起那件事,但每次讲到关键时刻,都是戛然而止。所以朋友们只知道许和华与贺庆生曾经同时爱过小朱,但具体的细节就不清楚了。因为当事人对整个事件的细节讳莫如深。

老鬼极想做第一个知道细节的人,所以他又向许和华递上一支烟,劝慰道:人呀不怕生气,就怕生完气不说出来,把气憋在肚子里。老鬼的话充满着关爱,又充满着诱惑。

许和华一口接一口地抽烟,然后死命把烟朝肚子里咽。他嘴巴张了张,欲说又止。老鬼做出了鼓励的姿态,但姿态刚做,手机响了,许和华听出老鬼有事要走。等老鬼接完电话,许和华就主动提出来走。老鬼不无遗憾地说:这个烦人的电话,早不来晚不来,行啦,哪天咱俩再聊。

2.控诉

许多时候,说了一半的话,似乎比不说还难受。与老鬼分手后,许和华心中的郁闷依旧没有散去。他抬起手腕看看表,已是快吃晚饭的时候了,他给老孙拨了电话,约老孙出来喝酒。老孙大概还在睡觉,迷糊地接了,迷糊地应了。

两人去了一家山西饭馆。刚落座,许和华就要了一瓶高度白酒,老孙说:还是喝点啤酒吧。许和华说:你不喝我喝。

出什么事了?老孙望着一仰脖子就干了一杯酒的许和华,脸上充满了疑问。男人间喝酒,如果有人喝得很猛,那么,喝酒的人不是太高兴了就是很不高兴。

许和华又给自己倒上一杯,又干了。老孙的表情开始凝重起来,他拿过酒瓶,给许和华满上,然后给自己也满上,他举起酒杯说:好朋友是什么?就是晴天里放在屋角的一把伞。平时没用,下雨时抄起来就走。我就是那把伞。说完,一饮而尽。

许和华的眼圈儿红了,两人干了一杯。连干三杯的许和华血液沸腾起来,还没有倾诉,想起贺庆生便又怒火冲天了。

你说,贺庆生跟我的关系怎么样?

是朋友啊。好朋友!

可他竟在背后说我坏话,不管他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,我可是没说过他半句不是!

许和华与贺庆生之间的疙瘩,圈子里的几个朋友都知道,老孙不想搅入其中,只好顺着许和华的话说:和华呀,别说了,谁的人品怎么样,大家心里都清楚。念在那么多年交情的份儿上,别跟他计较,他也就是眼瞅着你和小朱的日子越过越红火,他……”老孙说了半截,突然停住了,他本意是想说许和华现在过得比贺庆生好,没有必要和一个不如自己的人较劲儿。可没想一张嘴,就发现自己说错了话,老孙忘了当着许和华的面提到贺庆生时,决不能同时提到许和华的妻子小朱。于是他立刻停住了嘴,但已经晚了。这种话说一句和说十句是一样的。

贺庆生与小朱的关系,是许和华嗓子眼里的一根刺。结婚这么多年,许和华一直没有搞清楚贺庆生在和小朱相好的两个月里,有没有过实质性的东西。这两个月,便成为了两个冷森森的黑洞。

老孙后悔刚才说错了话,他尴尬地想把话题往别处扭。

老孙说:和华呀,我最近明显感到酒量不行了,过去喝多了,话多,兴奋,现在可好,就想睡觉,而且怎么睡也睡不醒。

许和华闷着头说:是吗?

老孙说:每次喝醉了都跟老婆发誓再也不喝了,可发完誓照样喝。我现在改了,不发誓了,喝酒时尽量控制点儿。和华呀,你怎么不言语了?

许和华端着酒杯,眯着眼,嘿嘿地笑起来:老孙呀,你觉得你说的这些话有意思吗?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eyesmilk.com/zhentan/27286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