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ttdu8.com

故事会-大丰彩票官网平台-大丰彩票网

当前位置: 大丰彩票网 > 侦探悬疑 > 北京通州密室杀人案

北京通州密室杀人案

时间:2018-08-02来源:故事会 大丰彩票: 萨苏

老鹰想起来1984年他和卞爷在通县也破过一个密室杀人案。

这案子破得十分凑巧,他和卞爷正好在现场附近办案,发现蹊跷破获此案属于顺手捎带。不过这案子颇有特色,如果不是碰巧遇上给破了,死者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……

这本来来办的是个野外杀人案。这案子好像是个男女纠纷引发的杀人案,女的要分手,男的把她约到荒郊野外,一刀捅了。那女的受伤后仍然顽强抵抗,两人打斗之间正好被附近过路的卡车司机看到,这人有些老北京人急公好义的劲头,抄起一把扳手冲过来制止,女的虽然重伤但没死。案犯惊慌中逃走,被当地治保主任带了民兵追赶,逼进了一片树林子。不过,考虑到案犯可能伤人,村民们没有继续进逼,选择报警。

老鹰带领二处一队立即出动,就这样赶到了通县。人证物证俱全,案情清楚,案犯就在现场,对于老鹰他们这些刑警来说,这种激情杀人的案子没什么难度,这案子要不是有个人咬狗的细节,闹不好两位都会给忘掉。

那警犬怎么会被咬了呢?原来,一队赶到之时,当地公安机关的人员已经先到了。他们的工作很有成效,封锁了周围的各条道路,确认案犯无法逃脱。这使二处的工作仅剩了抓捕。

下车后,老鹰他们对地形进行了观察,看到案犯藏身的树林子布满一米来高的灌木,而且后面接着河滩,地形复杂,于是决定放犬搜索。训犬员找来案犯随身之物让一条警犬嗅过之后,便将警犬放出。那警犬钻进树林子,众人屏息静气,都等着一旦有发现案犯的迹象,便寻踪上去抓捕。

此时已经渐近黄昏,从树林外什么也看不到。正焦急等待之间,只听的一声,随后便传来一阵呜咽。难道狗踩到蛇了?正感到奇怪,只见那头警犬从树丛中踉踉跄跄地蹩了出来,身躯颤抖摇摇晃晃,一出灌木丛就倒下了。训犬员连忙上前查看,结果发现警犬的颈部竟出现一条宽达十公分的伤口,又深又长,鲜血淋漓,显然已经受了重伤。

原来,在警犬搜索嫌犯的时候,预先隐蔽在草丛中的案犯忽然暴起,一刀将警犬刺伤。警犬意识到自己受伤过重已经无力追捕,遂挣扎着勉强退出树林,倒在主人身边。警犬马上被送往后方抢救,训犬员吃惊的发现,警犬的耳朵上也在流血,竟然是被案犯咬伤了!他为什么咬我的狗啊?!训犬员气得面红耳赤。

惊讶过后,警察马上作出了继续追捕的决定——一条大型黑背,功勋犬再次被放了出去……五分钟以后,随着一阵惨叫,树丛中发生了激烈的搏斗。等老鹰带着刑警们赶到现场,案犯已经被黑背按在地上狂咬了。这一次,抓捕成功完成。

为什么第一次攻击失败,第二次攻击却十分顺利呢?老鹰说主要是最初用的犬种不对。大家不要以为警犬看着都长得差不多,能耐也差不多。根据特点不同的犬培训重点不同。比如第一条冲上去的警犬,那是一条追踪犬。但它也有缺点,那就是一般来说扑咬训练程度比较低,而且跑路的时候习惯低着头找线索,所以在遭到突然袭击时反应不及,被案犯刺伤。

而第二条冲上去的是一条扑咬犬。这种犬体型较大,撕咬凶狠,反应敏锐,但是它咬得却有分寸,绝不会给你带一个咬死的犯人回来,它主要的用途是咬住案犯,使其丧失抵抗能力并等待主人到来。

然后当老鹰他们办完了这个案子,才遇上了密室杀人案。

李某死亡的事情,是他的一位同事报到派出所来的。李某是县机械厂的一名工人,那天早上没来上班。无故旷工是很不像话的行为,所以厂长让这个同事到他家看看。同事去了敲门不应,开始以为他不在家,从窗户往里一看,却看见床边垂下来一只手……

是这个同事叫上邻居把门砸开的,可是李某已经没气了。

治安民警对现场进行了初步检查,认为门窗闭锁,李某身上有鲜艳的暗红色尸斑,是典型的一氧化碳中毒症状。等现场发现房间没有安装风斗,警察觉得——这是一起典型使用煤炉不慎导致的煤气中毒死亡案例。

这样的案子,按说就没必要惊动刑警了。正在这时候,负责这事儿的民警发现老鹰和卞爷这一组从市里来的刑警。

当时老鹰他们正到通县侦破上文提及的野外杀人案,整个过程十分顺利,这离不开当地警方的支持,故此事毕之后老鹰他们就来联络一下战友之情。

这样一来,负责的老大起了别样的心思——这二处的人好不容易来一次,何不让他们到现场确认一下呢?要是能教弟兄们几手勘察和验尸的技术,绝对受益无穷,多好的机会啊。

到现场看到的一切都很平常。了解了一下死者的情况——李某享年二十八,外地来京,社会关系简单,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,但也没几个钱的积蓄。平时好喝两口,偶尔和人拌嘴,但没有结下死仇的。最近交了个同厂的女朋友,但这俩人都属于有点儿活得随意的性子,远没到谈婚论嫁。而且出事儿的时候他女朋友到外地学习,都走了快半个月了,应该是和她没关系。

老鹰一边监督勘察现场,一边琢磨,李某要是不死,这俩人没准儿能成。

出事的房子是一所独立的平房,不过,房屋的门窗密封性还是很好的,而且没有破坏和外人进出的痕迹。用现在的标准,这就是个一室没厅的房子,屋里一张单人床,一张桌子,最中间放了个大号的煤球炉子,马口铁烟筒通到窗外,屋外烟筒口下面,地上一滩烟油子——当年北京家家户户门口都这么一滩。

尽管案情简单,但老鹰他们勘察得还是一丝不苟。很快卞爷把尸检做完了,证明李某的确死于一氧化碳中毒,而且没有任何暴力痕迹,应该是在睡梦中不知不觉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而这时候,又有勘察痕迹的刑警在屋内门闩上取到了李某的指纹,这意味着是他自己最后把自己闩在屋里的。

眼看要收工了,老鹰忽然好像被什么灵感点了一下,问了当地警察一个问题:这屋生火几天了?

一个月了。警察回答,没风斗不行吧,一个月没出事儿,一出事就要命。

这个人住这屋多久了?

从七六年就住这儿啊。

这几天天气有什么变化吗?

没有,差不多吧。

这个李某这几天有什么行为异常,看过医生没有?

没有,一切正常。

嗯。老鹰说,先别走,等等,我们再看看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eyesmilk.com/zhentan/27287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