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ttdu8.com

故事会-大丰彩票官网平台-大丰彩票网

当前位置: 大丰彩票网 > 侦探悬疑 > 危情百宝箱

危情百宝箱

时间:2018-08-13来源:大众文摘杂志社 大丰彩票: 吴建发

自首

舒雨淇临下班时,突然有两个女人走进他的办公室。太太要我带她来自首。走在前面的胖女人说。谁家的太太?她是申坤——申县长的老婆,叫胡丫丫,我是她家的保姆,叫包子月。肥胖女人补充道。舒雨淇这下明白了。

我杀人了,我把我丈夫推下楼。胡丫丫凄惶地说。申坤身强力壮,这娇小的女人怎么可能把他给推下楼去呢?包子月说:他俩吵架,太太不小心把先生一推,先生从二楼掉下去,就死了。

舒雨淇心里琢磨着,这女人很明显是在急着承担杀人的罪责。那你说一下,你为什么要杀你丈夫?舒雨淇问。我没有工作,在家里没什么事情的时候,就喜欢写写诗,可是他不让我写。那天,我在二楼上看我的诗集,他突然上楼来抢走撕了。我一怒之下,就将他推下楼,他就……就死了。胡丫丫呜咽着。

其实申县长也不是不让太太写。包子月补充说,申县长只是不喜欢太太把诗拿去发表。”“为什么?舒雨淇问了一句。我们也不知道,申县长低调,大概是不爱家人抛头露面。舒雨淇站起来说:走吧,我们去你家看看。”“不,我不回去了,我愿意坐牢。胡丫丫显得十分执拗。

手镯

舒雨淇赶在下楼前给助手李慧打了电话,当他走出楼梯口时,李慧早已经发动了警车。包子月伸出右手去拉车门。舒雨淇一眼发现她手腕上戴着一只玉镯,便问道:你手上的玉镯能让我看看吗?胖保姆将右手伸向舒雨淇说:这手镯戴上去的时候我的手还小,现在发胖了,脱不下来了。舒雨淇大胆地拉起她的手,仔细地审视着那个玉镯,许久才说:这是一只镶金的雕凤玉镯,唐朝的精品,是一对,价值连城哦。能告诉我,你是从哪里得到的吗?”“是六年前在地摊上买的,才花了300元,就这一只,不知道还有什么雕龙的。舒雨淇从她闪烁的眼神中发现她在说谎,但并没有拆穿她。

当年江洋大盗胡大大在上海一个前清太监家中抢劫,赃物中就有一对龙凤镯,这事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末震惊全国。问题是,包子月的这只玉镯如果是被胡大大抢走的龙凤镯中的那一只,这里面又隐藏着什么样的故事?

舒雨淇和包子月先后上了车。包子月,你到申家当保姆几年了?舒雨淇问身旁的包子月。“15年了,包子月回答说,当时我在县合成氨厂做工,那时申坤是厂长。厂里突然发生了一次意外,汽缸爆炸,死了两个人,其中一个是我的男朋友。包子月接着说,申厂长他可怜我,就把我叫到他家里做保姆,没想到一干就是十几年……”

案发现场

申坤的家进门是客厅,客厅两边摆着几张藤木沙发。客厅的后面有个小门,出去是一条走廊,走廊的右边是天井,走廊的尽头是一座两层的老式小楼。

天井里有一个洗衣池,申坤的尸体就躺在洗衣池旁边,看样子是从二楼摔下来的。舒雨淇下意识地抬头望了一眼二楼,一根长长的毛竹一头系在阳台前的立柱上,另一头往下垂,一直垂落到天井水泥地上。

包子月说:阳台上本来是有围栏的,前些天整个围栏被台风刮落,来不及重新安装,太太就用根毛竹权且当做栏杆。唉,没想到……”死者的眼睛是睁开的,眼珠子翻白,牙关紧闭,手脚屈曲,嘴巴和眼睛歪斜,两边口角与鼻孔里有涎沫流出。舒雨淇想起了刚刚从《洗冤集录》中背下来的一段话:卒中死,眼开、睛白,口齿开,牙关紧,间有口眼涡斜并口两角、鼻内涎沫流出,手脚拳曲。这不像是摔死的!

二楼的房间与底层一般大小,没有隔墙。哎,这里不住人?李慧一脸狐疑地问。我们住在新厝啊。包子月回答。舒雨淇与李慧转身朝后门看去,才知道那里还别有一番天地:一大片的龙眼林,树林底下是草坪。舒雨淇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这间旧厝里,因为这里才是出事的现场。这里没有任何搏斗的痕迹,房间的正中空旷处有只小圆桌,两只矮凳子,似乎有点异样。他突然顿有所悟:对,这小圆桌和矮凳的洁净度与周围的物品不相称。也就是说,小圆桌与矮凳不久前有人使用过。舒雨淇在墙角发现了一根牙签,李慧赶紧将那牙签装进塑料袋内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eyesmilk.com/zhentan/27329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